人间大爱

房间刚才老妈已经带她去看过了,水电费等等也说了,她在沉思了一会儿之后,近乎带着哀求的语气对老妈小声地说道:“房租费可以按月交吗?按季交的话目前我有些困难。”

我们这里租房子都是按季度收取房租的,整个腾龙湾的人家都是这样的收法,一个季度三个月,一个月多少房租就乘以三,水电费另外算,用户用了多少水电就收多少水电费。

有可能是老妈看见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唤起了母爱的天性吧,她同意了。

之后是我和女朋友去逛人民广场的的时间,到了十二点过,我才送女朋友回家,然后才回到家里来。

我刚开铁门,就看见最阴暗的哪一间房间的灯是亮着的。母子感情是有相通之处的,我刚才感觉到了老妈给予了这个女孩子特殊的照顾,于是我也处于这种人间大爱,走过去敲了敲门。问她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尽可以说出来,他会帮助她的。

不过她多次感谢之后,还是说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因此我就上了三楼。老爸老妈都还没有睡,此时正在看电视剧。我们随便谈了一些话之后,我就回卧室了。

到大学报到还有两个多月,所以我和女朋友都到一家商场去当促销员,一来时体验体验生活,二来是赚几块零花钱。这段期间,那个女孩子几乎都是和我一起出发的,因为我们的工作地点相同,只是她是收银,而我是特卖区的促销员,上班时间都是一样的,可以说我们是同事。

我们经常一起坐公交自然也就逐渐的熟悉了起来。她比我大一岁,叫潘灵,所以我叫她灵儿姐姐,刚开始的时候总感觉这种喊法带着调戏的意味,不过女朋友也跟着这样喊之后,也就适应了。

她家是西部山区的,由于条件不好,今年高考完就出来打工了。来到这个城市已经快半个月了,虽然省吃兼用,天天找工作,但是就是找不到自己想要的那种包吃包住的工作,因此才在快用完钱的时候找到了我家那间相对阴暗,而且相对便宜的房间,我和女朋友在和她聊天的时候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都不回答,总是傻傻地笑着晃晃脑袋,但又不是确切地摇头表示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