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实生活精彩人生

袁中柱两口子偷偷的顺着昨晚雨水可能流过的地方去找孩子的尸体,因为害怕别人知道他们的意图,所以还找了两个尼龙口袋挎在肩上,假装是两个捡破烂的。
他们以为菜园子地势低平,孩子可能被冲在菜园子的葱地边,因此把诺大一个菜园子重重覆覆地找了好多遍。很多地方还集着深深的水,他们用一根竹竿探污水深处,但是都没有找到孩子尸体。发现孩子没在菜园子,两口子都犯难了,他们最怕孩子会被堵塞在地下水道里了。从菜园子出来的水,都要从下水道里经过才能从会展中心流出来,然后经过下坝村才能流入草海。如果孩子堵塞在下水道的话,想要找到就难了。因此两口子都抱着侥幸的心理去会展中心下游找,希望能在下游或者草海边找到孩子的尸体。血色,月子里的她应该呆在屋子里养身子,现在却四处奔走,身子当然吃不消。袁中柱没考虑到妻子的情况,现在回想过来愧疚不已。
“朝花,你现在打的回大明医院歇着,别乱跑,等我的消息。”袁中柱看着可怜的丧子的母亲说道。
“中柱,我们也就是这个命,我们以后再生,你别太自责了。”张朝花泪眼婆娑地说道。
“好了,别多说了,你回去歇着,把身体养好才能继续生啊!”袁中柱说道。
想来也有理,他们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给下一次了。
张朝花打车回了大明医院,她的确有气无力,回到医院就挂上了药水。家里的老人也听到了些风声,放下了手里的活儿都上县城来了。公公婆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问儿子在哪里。张朝花一边伤心哭泣,一边说丈夫现在在找孩子的尸体。看着医院里这么多烧伤的患者,两个老人并没有为失去孙子难过,他们心里庆幸儿子儿媳都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