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实生活精彩人生

袁中柱两口子偷偷的顺着昨晚雨水可能流过的地方去找孩子的尸体,因为害怕别人知道他们的意图,所以还找了两个尼龙口袋挎在肩上,假装是两个捡破烂的。
他们以为菜园子地势低平,孩子可能被冲在菜园子的葱地边,因此把诺大一个菜园子重重覆覆地找了好多遍。很多地方还集着深深的水,他们用一根竹竿探污水深处,但是都没有找到孩子尸体。发现孩子没在菜园子,两口子都犯难了,他们最怕孩子会被堵塞在地下水道里了。从菜园子出来的水,都要从下水道里经过才能从会展中心流出来,然后经过下坝村才能流入草海。如果孩子堵塞在下水道的话,想要找到就难了。因此两口子都抱着侥幸的心理去会展中心下游找,希望能在下游或者草海边找到孩子的尸体。血色,月子里的她应该呆在屋子里养身子,现在却四处奔走,身子当然吃不消。袁中柱没考虑到妻子的情况,现在回想过来愧疚不已。
“朝花,你现在打的回大明医院歇着,别乱跑,等我的消息。”袁中柱看着可怜的丧子的母亲说道。
“中柱,我们也就是这个命,我们以后再生,你别太自责了。”张朝花泪眼婆娑地说道。
“好了,别多说了,你回去歇着,把身体养好才能继续生啊!”袁中柱说道。
想来也有理,他们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给下一次了。
张朝花打车回了大明医院,她的确有气无力,回到医院就挂上了药水。家里的老人也听到了些风声,放下了手里的活儿都上县城来了。公公婆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问儿子在哪里。张朝花一边伤心哭泣,一边说丈夫现在在找孩子的尸体。看着医院里这么多烧伤的患者,两个老人并没有为失去孙子难过,他们心里庆幸儿子儿媳都还好。

春晚联欢会

不过说也奇怪,不管多少闪电击中这个孩子,他总是毫发无损。孩子的体重比一块相同大小的木头还轻,他像干木头一样浮在水面上,顺着洪水一直朝草海漂流而去。
袁中柱醒来便看见太阳正直射着他的眼睛,妻子哭得一塌糊涂,一直推动着他的肩膀。张朝花看见丈夫张开了眼睛,高兴地大喊:“中柱,你回来了,你回来了,回来就好。”
张朝花扶着丈夫坐了起来,过了一会儿,适应了阳光之后,袁中柱想到了孩子,伤心地哭了起来,他说道:“孩子没啦,朝花,孩子没啦。”说完低着头抽泣着。
雨在第二天太阳升起来时就停了,整个医院已经完全被烧毁。袁中柱哭泣了一会儿之后,在妻子的安慰下停止了哭泣,他力不从心地站了起来,看着清理现场的人把一具一具的烧焦了的尸体并排着放在冒着轻烟的医院窗口下面,又想起了昨天夜里的场景。
警戒线以外,观看的人群已经拥挤不堪,很多住在医院旁边的人都知道昨天发生的离奇的事情,因此聚了一堆人在马路边,他们以昨晚上的稀奇见闻来换取俗不可耐的虚荣。
袁中柱双手还没有知觉,手臂上出现了形状奇怪的纹路,他担心双手会被截肢,因此又一阵的伤心难过。
他们两口子被安排住进了南门前的大明医院,听到医生说他的手可以恢复知觉,不必截肢的时候,袁中柱差点忘记了失去孩子的痛苦。接受了治疗之后,袁中柱寻思如何才能找到孩子的尸体,虽然孩子没了,但是也不能让他腐烂在臭水沟里。
好几个由于和袁中柱在一起而被闪电打的人都没被打死,而且被打中的部位也出现了很多美丽无比的花纹,他们从来没被闪电打过,从来不知道被闪电打还能出现比纹身还好看的花纹,虽然感觉花纹来的不正常,但是也喜欢这样的花纹图案。